av在线>原创作品专栏>随笔写作>《关于求佛的现代散文》正文

关于求佛的现代散文

时间:2017-12-25 14:09:36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玉凤 我要投稿

  女儿考试成绩这几天即将揭晓。我和女儿在家中心急火燎地等待着,每一分钟的等待都充满了煎熬与折磨,感觉时间是如此漫长与难捱,随着等待的焦灼,整个人甚至心跳都随之加速。

  就在这时,好友打来电话问我;“姐,出去玩不?

  “去哪?”

  “香山”

  “不去不去,等娃考试成绩呢,最近要揭晓”

  “等娃成绩?”友加重了语气,“那你还不赶紧跟着我一起去香山烧香拜佛,求佛保佑咱家孩子考上啊!”

  “佛要平时就敬,这会有事再求佛恐怕是对佛的不虔诚和不恭敬吧!”我在话筒这边说道。

  “看来你是不去香山喽?”“不去!我现在处于焦灼不安的状态,还是留在家中陪孩子静待消息为好。”

  我是个无信仰者。我不信神,也不信佛。从小,我那善良慈悲的母亲就教导我们兄妹三人:为人处世,一定要心胸豁达,得饶人处且饶人,与人为善。母亲现年已古稀,我长这么大,从未听说过她老人家与村中邻居或其他人发生过什么不快,甚或吵架。

  但母亲吃的苦受的累我知道并不比别人少,甚至要多得多!记得刚实行包产到户责任制时,我们兄妹三人年龄尚小,爸又常年在外工作,根本顾不上家中的事。母亲不仅要拉扯我们兄妹几个长大,管我们的吃喝拉撒,还要忙地里的农活,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而村中工作组的相关人员在给每家每户按人口划分土地时,难免就存有私心与偏心,他们把那些好的便于灌溉和管理的土地分给自己或他们的自家人,而像那些地理位置不好的或贫瘠一些的土地就随随便便划分给家里劳力少或在外工作的职工家属,我家自然难以幸免。我现在仍记得分给我们家的每一片土地几乎都要临路,谁都知道,最边边的土地,庄稼长得再好,都会遭到最大程度得壤踏。等我长大一些了,也懂一点事的时候,有一次,我不解地问母亲,为什么不能像别人家一样要求队上也分给我们家中间的好浇又好管理一些的土地呢,母亲淡淡地说:“娃呀,分都已经分啦,这没啥!咱吃点亏就吃点亏,亏者是福,你爸吃着国家的粮,比咱村上那些一年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辛苦农人挣钱好歹容易的多,就原谅那些分土地的人的不公正吧!”

  母亲不信佛,更不信神。村中一位老太太信基督教。她跑到母亲家,几次三番,三番几次地动员母亲和她一起信仰基督,但都被母亲婉言谢绝了,甚至当那老太太因为遭到母亲拒绝而用难听的话语诅咒母亲时,母亲也是一副大度豁然的样子,母亲笑着对那老太太说:“老嫂子,一个人她只要心存善念、爱人、常存感恩之心,不做坏亏心事不就是信佛吗?佛在心中!”

  难道不是吗?我们每一个人,只要心存善念,感恩天地万物——佛,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我们慈爱的父母、长辈他们就是我们要孝顺、要尊敬的佛;我们的兄弟姐妹是我们在这个人世间和我们骨肉相连血脉相通至亲至爱的佛;我们身边的亲朋好友是上天赐予我们的和我们的生活或生命必有某种牵挂与缘分的友善友爱之佛。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佛,每个人其实每天都带着自己的佛穿行在天地、在人间做着自己漫长而短暂的修行,何必带着很强的功利心在有了烦心事之后才去求佛呢?

  如果冥冥中佛在天地间,我相信,佛心慈悲,他一定会佑护着天下所有的好心人,也一定会让平时就虔心修行,心地善良的人们能够如愿所偿!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作者:周小娟

  公众号:一瓣书香

  周小娟:1972年生,从教20余年,平时喜欢读书,唱歌,户外运动,闲暇时爱在文学的芳草地遨游,喜欢写字。

Copyright @ 2006 - 2018 av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

av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站将及时删除。

av在线 av在线

回到顶部